桑熙

画的是butch,巴殿~
最近不能更文了因为要参加部落的图文比赛。
一发群宣:457465958,还有QQ部落,飞天小女警的。
最近部落有比赛,消费者权益日(三月十五号)截止,希望大佬们能参加进来~

Adel

下篇

写完才发现把青橙青写成橙青了。。。
没办法就当青鸟吃了青果太虚弱了吧。。。
三句话灰斑灰,不打tag了

于是,当他站起来准备溜之大吉时……
几乎全员(灰溜溜除外)都扑上去要捉他。
很快,青鸟被重新逮到橙子皮跟前。
……
橙子皮想了想,摘掉手套摸了下青鸟的脸。
于是他感到手上沾到了一些水。
卧槽还真的会哭啊!
手忙脚乱擦去泪水,不想竟越擦越多,橙子皮这回不得不信,带上手套背负愧疚感擦完了泪。
“公爵,你没事吧。”还是灰溜溜盟主好,青鸟眨眨眼,确定没眼泪了翻了个白眼,应和着没事朝他国士兵走去。
青国士兵懵了好一阵子在他们首领咬牙切齿的注视下把青鸟带回飞艇。
留剩下的人一脸懵逼。
灰溜溜挠挠头,拍拍手,他们才回过神。
离当事人最近的黄油一脸不可思议,红辣椒一脸鄙夷,猪木仍在睡觉,紫心番薯抱着新研制出来的空调扇回到地下,海蓝与猫猫在跟灰溜溜问东问西的基础上又在撕,灰溜溜用那他招牌微笑回应海猫二人,还带无敌伯爵恶魔猛男劝架。
大家心情还是带着那么些忐忑不安。
他们虽说看到青鸟哭了感觉以前被偷窃的物品也算讨了回来,但是,良心不安是真有的。
而且不是那么一点。
橙子皮难得一脸沮丧。
自认识青鸟以来,他从没见过他哭。被刺瞎一只眼睛也好,被黑洞大王抓住也好,偷盗不成功也罢,许多人把他踩在脚底……
他都不曾哭过。
难得看见他哭了,心情平静不下来啊。
不行,得找到解药!

“什么!”
橙子皮差点掀桌,找到紫心番薯盘问半天怎么解除得到的答案是不知道,这个回答他接受不来,或者说——
“我拒绝你的回答。”
若不是彩虹星已经和平,他真想用自己的镰刀架在紫心番薯并没有的脖子上,后者傲慢的态度占了原因的一部分,更多的还是前者本身的情绪。
好在橙子皮不是冲动行事的人,他将怒气压了又压,把握紧的镰刀松开。
不知道是不能硬逼的,解药要自己找了……
但是……
“敲你妈哦明知道不能吃为什么当时不阻止我们啊!”
紫心番薯抽着雪茄,吹着空调扇,依然一脸冷漠。
呵,低等的民族。
“当时那么混乱说了你们听得见吗。”
橙子皮忍气吞声,只好离开,又问了一句:“吃两次那个青果,会笑个不停是吧。”
见紫心似是默认,下定决心——让青鸟再吃一次Adelfe,然后……道歉!一起找解药!
(怎么找到青果怎么让青鸟吃下去我已经懒得码了)
青鸟被迫再吃一次青果,表示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说。
橙子皮试探性地摘掉青鸟戴着的墨镜,于是……
“卧槽哈哈哈……你、你住手……哈哈哈哈哈哈……”
吓得橙子皮赶紧后退。
“那、那个,我是想向你道歉的,对不起……”
反正他也不是故意的。
“哦……算你识相,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就原谅你了。”
青鸟一副被太阳过的样子,脸红着喘气道。
躲远处的众人中,海蓝女王和猫猫抓准时机,跳出来,其他人跟上,纯洁的盟主灰溜溜还问伯爵:“为什么我们要偷看他们啊,直接过去不就行了。”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盟主灰溜溜】获得【无敌伯爵】爆栗×1]
先到的猫猫先发制人:“丐帮帮主(划)橙子皮,你把青鸟怎么了?”
按照事先排练好的,海蓝女王附和:“你要对他负责啊。”
橙子皮一脸懵逼,青鸟听到这话也懵了,但还在喘没反驳。
“就是啊,要负责!在一起!”不知谁起哄,整个彩虹星异口同声:“在一起!在一起!”
一直没出场的黑洞星一家此时也来捧场,紫心也没有宅地下,猪木难得醒来,甚至于七国的士兵、居民也在喊。
“喂,青鸟你……”倒是说句话证明清白啊……
见青鸟还没反应过来,橙子皮心一横,随手拿过垃圾改装过的喇叭用更高声贝的音量高叫:“好啦好啦知道了,负责就是了,现在我两在一起了!!!”
随即抱过青鸟就跑以躲避众人的拍摄,虽然最终青国小兵拍下整个橙青在一起的过程,但真是可喜可贺啊。
“儿子,他们都在一起了,你跟灰溜溜什么时候好啊^o^~”
“母后,说了多少次我是攻,还有,我跟他才没什么的!”
傲娇的青鸟有了伴侣,还怕斑马找不到吗?

他们真可爱!
画的太丑还找不到适合的滤镜。。。。
第一次指绘画凹凸,本来打算搞个GIF因为懒就没搞。。。
算交党费了吧?小天使组赛高!
吊带袜pa的画风,很喜欢!

我家的欧尼酱/欧豆豆哦(中)

前篇主页见
豆豆(卡)视角
大春节发这个也只有我了吧…
说实话上篇的热度真的吓到我了,因为最近热度一直呈下降趋势突然升了二十而且我喜欢的太太也推荐了我就懵了真不好意思放飞自我了。
强行搞笑失败就顺其自然了。
更何况卡视角不能跟雷比,所以这篇不因缺斯厅了。

我叫卡米尔,是个cp脑。
之所以能这么坦然的说出来是因为这不是秘密。
我没想刻意隐瞒,好吧有点不好说出来但的确没人问过我,毕竟我是那种YY cp也不会说出来默默藏心里即使写文也不公开放出来的闷骚面瘫。
YY的 cp写文也就算了,真说出来大人也不过认为想一场谈梦幻恋爱的那种心理。
可关键是,
男的。
……而且我还想过自己和大哥组cp。
然后默默把这个想法连同小蛋糕一起送进肚子里以胃酸把它们消灭。
大哥真的对我很好。在雷皇训斥我时用他的披风把我盖住,虽然有点喘不过气但想到是大哥为我出头便憋气了。为了我甚至要在一个月零27天写完十捆奥数作业,我很愧疚于是全包了,尽管他去了一趟皇宫又带回来十本作业。
当然那些都不在话下。
可惜大哥是个色盲。
导致他买衣服竟选了绿帽子…绿外套绿鞋子配上红围巾。
我沉默了一下,一马当先带上绿帽子然后告诉自己,现在有了绿帽子要原谅大哥了。
穿上衣服大哥很高兴,我还是稍稍在意了一点。
也是在那时我跟大哥组cp的想法油然而生,其实也不那么清晰,单纯的觉得好像对大哥有点……朦朦胧胧的感情。
前面说过了,我把它连同小蛋糕一同消化掉。
消是消化掉了可是好不容易积了又攒,攒了又消的好感又没了。
又,你们知道的…
大哥问我蛋糕有什么好吃的,为夺我所爱竟在里面加了香蕉冬枣。
还是偷偷地。
以前没尝过这两混合体,当时尝到了,终身难忘啊……
我真不知道是该绝交呢还是该绝交呢。
思来想去过了一星期后重新带上绿帽子和好了。
然后大哥问我蛋糕和他选哪个。
我内心想着蛋哥,然后给了一个含糊的回答。
也不知为何大哥对这句话似乎很看重还记了下来。
参加凹凸大赛后,大哥之前创建的雷狮海盗团就已经有四个人了,参加大赛,我们便正好组团了。
乍领取了技能,我还不熟悉,大哥就已经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开始战斗了。听大哥说,正准备锤下去,有一个拿着红绿call棒的神经病骑士挡住攻击,于是他俩就杠上了。
我漫不经心地听着,直到大哥说完打架场面开始点评,我才忍不住有点小嫉妒。
感觉,大哥的注意力不是集中在我身上,好像有什么被抢去了。
真是的,那时,我才觉自己是单相思,什么组cp,什么雷卡,
通通不过幻想罢了。
有点火大,我压抑住,用调侃的语气打断:“大哥你作为色盲也确实该有点自觉……”那个神经病骑士,我还是忍不住诋毁两句。
看到大哥缩着墙角,我在心里笑起来。
如果大哥注意力在那骑士身上,哪怕他意识不到,但确实是潜意识里在意他,如果是在意前半句,说明那骑士只是个碰巧。
毕竟,很少有人仅一面之缘就能如此让大哥花费口舌,即使他真是个神经病。
大哥默默缩着墙角,甚至连蜘蛛网缩出来都义无反顾继续缩。【大雾】
大哥的表情蜜汁让我想到一句“扎心了老铁”,随即我真忍不住眯了一下眼。
(你们这俩心心相印太虐狗了吧)
后来,我基本跟大哥都待一块,大哥是色盲这个秘密也没有再暴露了。
至于我,只有一个矮子知道我身为军师脑子里除了计划策略还会想着各种cp。

哟西,豆豆篇也差不多完了,今天临时赶的,不搞笑就随他去了。身份互换估计要停更了,那篇是相当于日常的,不像小说那样有故事情节,借梗随意不用私聊。作业最近真没怎么动,过节我就暂且不写了,性转卡番外我瞅时间写吧,开坑太多我当初就不该立flag。。。。

Adel

是上篇
最近七战暴涨交党费?
看锤老师文的感动与写文的冲动交织?

简单介绍一下:Adelfe和 Adelfos是两个果实。Adelfe是绿色的,代表哥哥,吃了果实的人触碰到食用Adelfos果实(红色的,代表妹妹)的人会一直流泪,吃了两次绿果(Adelfe)的人触碰到红果会大笑不止。
(过段时间后果实会失效)
私设:Adelfe青色,Adelfos橙色,且吃了果实的人只能在陆地行走。
cp:青鸟公爵×橙子皮,青橙青向
ooc预警,文笔受精卵水平,昨天边看春晚边写的,脑子不清醒,今早改bug

彩虹星最近很热(我知道最近天气很冷这只是我的精神寄托),连机器人都不想在各自领土待着,只想在海蓝女王的地盘待着。
于是捏,倒霉三人组也跟随群众去了海滩。
毕竟游泳太慢。
灰溜溜后宫日常撕,无敌伯爵日常数落灰溜溜,红辣椒吃着苹果猪木睡觉紫心番薯干着他的研究大事。
其实大家和平共处彩虹星也是很美好哒。灰溜溜看着面前七彩斑斓的颜色,宝蓝的眼睛和上扬的嘴角无一不表现出他的高兴。
不过,自恶魔猛男发现了两颗果实,则为一整天的混乱拉开了序幕。
“灰溜溜,你看我发现了什么!”
恶魔猛男手捧两颗果实,朝灰溜溜那边跑来,一个不小心(剧情需要)摔了个大跟头。
自然,手中的果实也不翼而飞。
海蓝和猫猫一人接一个,无敌伯爵上前查看,灰溜溜去扶起恶魔猛男。
“据我无敌家族三千多年的见识,这玩意儿……”无敌伯爵顿了顿,“没见过。”
众人好奇的目光立刻变成无语。
“海蓝女王,你知道吗?”灰溜溜问道。
海蓝还未开口,一阵风吹过,青鸟已经拿着青色果实飞在天空了:“这么漂亮的东西,当然要放在我飞艇的仓库喽。”
猫猫那边的橙色果实也不见手中,不过倒不是青鸟偷走的。
“这东西,亮晶晶的,一定很好吃。”
“放开!”
橙子皮高声叫着,黄油吓了一跳,手一松,不偏不倚掉进沙里。
……
橙子皮捡起来时,果实已沾上了沙,柄部因为被众人抛来抛去断了一半,再加上黄油的爪子抠出的痕子,整体跟青色果实放一起,完美诠释了什么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橙子皮很高兴,张口吞下去。青鸟见他没事,也吞下去了。

紫心番薯从头到尾一脸冷漠,待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看着吃了果实的两人,才开口:“低等的民族,那是Adel,……(详见开头简介)”
解释完后,众人默默把同情的目光投向青鸟。
然后似想到了什么,脸色又变成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许久,当事人回过神来,青鸟欲哭无泪地试飞:“你不要告诉我现在我不能飞了而且这家伙还不能碰我,碰到就发神经。。。”
紫心番薯依然“紫氏冷漠”,说着低等的民族解释能力也只能到这了,算是默认。
青鸟更想哭了!
他偷了那么多东西以往还能在天空避一避,这回飞也飞不了肯定要被整死啊啊啊!
他已经看到某橙阴险的脸了……

我家的欧尼酱/欧豆豆哦(上)

色盲雷×cp脑卡
朋友说我对一篇文章比较认真时文风就会很压抑,于是用放飞自我的心态产的粮
就当60fo贺文了
,两篇
戳进来已经有了各种ooc和bug预警了吧(没有在这里提个醒)
好了开始

尼酱(雷)视角

我是个色盲,不过这事只有我自己知道。
原本是这样的。
不过收留了卡米尔后知道这事的变成了两个。
我和卡米尔共同的秘密。
虽然我是那种肆无忌惮的个性但我对色觉方面的缺陷还是有点顾忌的——唯独在卡米尔面前。
不过好在我的色盲症比较特殊,只是看事物的颜色有点淡或过浓而已,个别颜色看久了会和别的颜色混为一谈,其余的都不会影响正常生活。
所以我的欧豆豆,卡米尔的眼睛里藏着的星辰大海,我也没怎么错过。
说实话,我对我家的卡有点。。
“小”心思,
所以在皇宫很护着他。
比如,当那个鶸父皇坐在那坨【哔--】黄【哔--】黄的“黄”座上训斥他时,我就用被迫戴上的那坨姨妈红的毯子(?)【明明是披风】把卡米尔塞在里面。我比他高,比他壮,所以几乎他整个人消瘦的身躯就在我身后看不见了。
后来那鶸皇被我气的买了十捆奥数作业让我在下个月生日前夕写完到生日那天展示。
我看着封面那比我撒的尿还更黄一筹的“快乐学奥数”感觉头疼,又找鶸皇,当然不是恳求那么庸俗的事
我去要了十本指导书并保证连同辅导书上的习题一并做完然后给卡米尔看。
因为看他只是看了例题就刷刷把同一题型全写出来了我仿佛看到了希望!
不愧是我养的天使,只是吃太多蛋糕降到这里来了而已,
所以我要好好对他!
当我把十捆零十本奥数作业提前竣工二十天送过给鶸皇时,我默默把他那堪比吃【哔--】的表情拍下来,发现整个脸色不错,
于是带卡米尔拿着奥数作业换来的通行证狠狠在市场上刷了个“小有名气”的称呼,他们是这么叫我的:厚颜无耻拿人东西不付钱皇子,但是我希望他们叫我:雷霆战神全场最佳海之霸王狮。
反正这称呼风波最后还不是被我那个鶸皇给压下来了。
当然,我去了市场收货也是颇丰的。
鶸皇看到我那奥数作业的脸色是什么颜色,你们看到的我卡的衣服帽子颜色就是什么样。
虽然说实话我感觉卡米尔的表情不太对我自己也有点。。。不确定衣服是不是选错了但是看到卡米尔收下并穿上我真的很高兴。
在生日会上的作业展示很成功,卡米尔的字迹工整且无错,一群鶸贵族都在鼓掌,我很自豪,为卡米尔骄傲。
虽然我保证即使写的全错,当然卡米尔不可能发生这种错误只是假设,他们也会热烈鼓掌。
给卡米尔吃了蛋糕,当时脑子一抽问了句那一坨一坨的到底哪好吃了,并在里面放了香蕉冬枣调味。
卡米尔不理了我整整一周。
即使后来和好了我还是不懂——
卡米尔你在蛋糕和我之间到底选哪个?
这么想着我也就这么问了,得到卡米尔幽幽的回答我至今记忆犹新:
“大哥只要你不在没弟的边缘大鹏展翅我还是选你的。”
我默默把这句作为座右铭激励自己一生。
对色觉的缺陷我真的不怎么在意但也难免会发生一些尴尬……
比如。。。参加凹凸大赛前。
在羚角号上遨游星际,我创建的雷狮海盗团加入了两个新成员:绿毛狗和白毛拖把精。
当时有点顾忌那个绿毛狗因为头发太诡异了,但我不确定是不是真如我看到的,问卡米尔才知道,是只正常的黄毛狗,睫毛精。
相处一段时间我觉得即使是绿毛也没关系。
它太狂暴了,别人没招惹它也要打一架。
佩狗,算了算了。
我觉得真浪费了它一头绿毛。
原谅那些小老鼠就不行吗?
是的不行。想想我可是雷狮,不能心慈手软的。
这么想着佩利的头发一事我也就习惯了,虽然偶尔半夜起来喝酒时看到一只绿毛狗难免会有些防备。
导致有段时间他变成齐刘海,此外也没什么。
再如。。。参加凹凸大赛后。。。
那是真尴尬。
领取原力技能后抓住一只女的鶸。
正打算锤下去,一只满头【哔--】黄自称最后的骑士的一个傻子挡在那鶸的前面。
可怕的是一手绿如佩利毛发的树枝称为“凝晶”,一手红似姨妈称为“流焱”的狼牙棒。
我当时破口大骂:“就你这个傻逼还自称骑士的一坨拿个红绿的call棒的神经病还想撩妹?”
看到他狐疑地看着两根狼牙棒我就发现自己似乎又丢人现眼了。
但我愣是强撑着并打了一架再回卡米尔那求安慰了。
没想到我卡竟然说:“大哥你作为色盲也确实该有点自觉,虽然跟你打架的人我也觉得是个神经病。”
扎心了,老卡。
我默默缩墙角,把蜘蛛网都缩出来了。
好在以后我家卡米尔基本都和我在一起,所以我不会出什么叉子,即使是这么个能稍微提起我一点兴趣的场地,我也能好好隐瞒这个小缺陷。

尼酱视角-完

是指绘的青鸟qwq
用了两种肤色(p1忘画宝石是我的错。。。)
这个星期刚入的坑qwq
最喜欢青鸟啦(然而画残了。。QAQ)
不知道哪种肤色好看呢(明明怎么画都不好看。。)
还有眉毛就白色的了。。。翅膀就不画了(明明是不会画)
ps:新人!吃的是橙青昂,渣文手(偶尔画画)入坑很深不知道会不会跳出来。。。
多指教!

就是用lof滤镜也无法拯救我手残。。。。
bubble小天使她敲可爱!(可惜我她画不出万分之一的可爱)
顺便来个群宣:457465958(QQ群)
猜的出蝴蝶谁嘛

情敌是性转卡?!(四)【不是,是助攻】

第四篇了也不多说,一大段话在末尾可跳过。
前篇主页见

31
嘉德罗斯见了雷狮,一瞬间大罗神通棍就拿手上了。
“之前的账,该‘好好’清算一下了。”
目光落到卡米尔身上:“卡罗尔,你好像跟他们一伙的?”
卡米尔小声跟雷狮咬耳朵:“大哥,嘉德罗斯不是好惹的对手。”
见雷狮执意要干,只好把披风啥的脱掉。
“怎么了,要打吗?”佩利按捺不住了。
32
“停!”
卡罗尔,给我惹了那么多麻烦,现在说停,有意义嘛?
雷狮的想法颇有当年七国之乱的风范。
嘉徳罗斯?这个花痴(bushi,人家是欣赏强者)在卡罗尔一来眼神就聚焦在她身上没下来过。
“嘉徳罗斯大人!”雷德祖玛的到来也阻止不了他们大人要加入卡罗尔后宫的决心。
前提是,把她所在渣渣团的虫子,全灭。
战斗的欲望之火熊熊燃烧。握紧大罗神通棍,嘉徳罗斯瞬间窜到雷狮面前,早已举起的武器加重分量就砸过去。
“开战!”伴随着武器的碰撞声,又一轮战斗开始了。
33
“分开!”关键时刻,第一第四最不想出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卡罗尔一手一把刀,抵着对战二人的棍锤:“咳咳,我觉得,现在不是打的时候!”被卡在中间,卡罗尔真心不想当奥利奥里面的夹心。
却为了让“同是为卡打架人”的两卡厨,不得不像刚娶媳妇得搞好婆媳关系的丈夫兼儿子,苦口婆心地劝。
真是的,咋三都是卡吹不能和谐相处?事实告诉她,不能。
好吧不能就不能你俩松手让我出去帮我家卡米尔啊!(雨黎:卡罗尔你学坏了.jpc)
虽然最后说动二人暂时不打,但是卡罗尔真是头疼疼极了啊!
与其要卡米尔穿女装,不如让雷嘉打死我。
【雨黎:此题造的句,完美~】
34
#论如何让大赛第四的堂弟卡米尔穿女装#
以下是某不愿透露姓名只暴露化名 罗 的小姐口述:你若想让卡米尔穿女装,你不提及他大哥是绝对行不通的。举个例子:我本以为蛋糕可以祝我一度难关,没想到做任务随机获得的超豪华定制全凹凸星球只发送五张蛋糕券并且得到券更需要十万积分购买实体蛋糕且必须在一小时内领取的连他大哥雷狮也没法买到的蛋糕送他,他竟犹豫一会儿就拒绝了!再承包三个月的蛋糕费?不行!要知道那时候我真想一把抢过他卡米尔的绿帽子猛地扣到雷狮头上让他原谅我,最后想了又想觉得可能头发会戳通那绿帽子就没那么做。我想啊想,我聪明的脑袋瓜就发现,嗳?雷狮!说是他大哥的命令总行了吧!
结果,卡米尔犹豫半天把我之前提出的蛋糕条件加一块,愣是搞定了!
35(写到这看到十九集就烂尾了)
卡米尔穿上女装,立刻就让卡罗尔惊艳了一把。
本来就比女孩子的身材好再加上微长的头发,有蛋糕可吃心情大好,又因为有点害羞,樱桃小嘴呈“v”形,脸也红扑扑的,比大海更美的蓝眸熠熠生辉,跟卡罗尔站在一起,即使卡罗尔颜值不低,仍是卡米尔更吸人眼球。
卡罗尔遵循雷狮的要求带卡米尔去了…
去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
36
打开门,一片黑漆漆使卡米尔懵了一阵子。
顿时心里涌起不祥的预感。
天啊怎么办队友把套上女装卖了吃不上小蛋糕也见不到大哥了怎么办?!
…那不就ooc了嘛…
关子对屏幕前的各位太太就不卖了但卡米尔还不知道哦。
一个关键词:婚礼。
卡罗尔待卡米尔适应黑暗,把他带到一个有窗的房间便离开了。
有窗,说明是有光的,就凭这点,足够卡米尔冷静下来蓄力壮胆思考了。卡罗尔是说大哥的命令,但是不允许我问。卡罗尔的实力我也无法抗争,为积分的可能性去除。把我带到这里…暂且不排除是大哥的安排…只是,为什么要穿女装呢?
卡米尔边打量房间边想,试图找到蛛丝马迹逃脱联系大哥。
房间很空旷,一窗一门一板凳,始端无法连接,透过严锁的玻璃看去,简直与世隔绝。
“嗤”
门开了。
37
看到门外的大哥,卡米尔顿时放下心来。
却又一阵阵委屈,一个健步扑过去抱住雷狮。
“大哥…” “恩,我在。”本想补上他雷狮能有什么事,看到卡米尔真的很担心,不再说话。
“卡米尔,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不等对方问什么,又道:“我要结婚了。”
一时间,差点没站稳。雷狮眼疾手快搂过卡米尔腰。
“恩…恭喜。”憋了半天,用力从嗓子眼吐出三个字。伸手扯扯围巾,压低帽子,把一秒钟那错愕的表情收回如常,语气还是出卖了心情。
不甘。
不问点什么吗?
没注意话语,注意力全集中在那可爱的脸上的雷狮很奇怪。卡罗尔,骗我卡米尔喜欢我?骗我们两情相悦?
可惜啊,事到如今,只有一试。
秉持所爱只能属于自己的信仰,雷狮带卡米尔来到殿堂。
38
把婚纱给卡米尔,对方已经初步接受结婚的事实。
但,接到婚纱,还是顿了顿。
“…大哥?”
雷狮依然笑着:“参加我的婚礼,不独特怎么行?”
……大哥只是恶趣味来了而已。卡米尔如是自我安慰。
穿上婚纱,心情变本加厉沉重起来。
自始至终,不过我一厢情愿罢了。
39
卡米尔不敢相信是真的。
心情似过山车,不,反差更大。上一秒海拔以下觉得自己只能把对大哥的喜欢藏心里,下一秒直窜云霄高过珠穆朗玛峰到达空岛。
直到走红毯时他大哥,哦不他老攻公主抱着他,才反应过来。
然后本应该是各种各样的结婚誓言,但红娘主持人卡罗尔和新郎雷狮都嫌麻烦,一跃而过,直接由 雷狮抢过话筒对在场嘉宾喊:“这是我新娘卡米尔,我雷狮的人,谁敢欺负他,管我认不认识你我锤子可不认你!” 这句话来表示了。
当然,切蛋糕是省不了的,虽然不高兴卡罗尔把全凹凸星球仅有五个的豪华蛋糕给分了,但有雷狮在,他就完完全全不在意了。
40
等什么都结束了,卡米尔才发现雷狮的衣服换了。
那时候,大哥在换衣服吧,卡罗尔也在取蛋糕吧。真是的,自己怎么会想不到后者呢。
“卡米尔?还可以这么叫吗?”
“恩,大哥有什么事嘛?”
“既然都结婚了…”
真有不详的预感…
“那就入•洞•房•吧~”
“欸?唔……”

很好完结啦(撒花)
最后是卡罗尔的结局:完成促成雷卡的任务,回去了。(第一篇里就说过了)
啊?你找我要后续?
有胆找狮哥再说(冷漠脸)

以下开头的一大段话:好了正文全完,目测还有4+1的一篇短番外。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这篇连载是我写的雷卡的第一个完结文,身份互换还未确定完结时间。写的这么垃圾也给我红心的小可爱你们都是天使!因为最近各种缘故啦写完没时间修改而且完结匆忙所以写这么一段给发现ooc和bug的太太。
最后,给看到这里的你笔芯!

当雷卡身份互换(三)

第三篇就不废话了。。
心情好了写一半看了十九集烂尾了。。强行甜很抱歉。。
前篇主页见。
3.吃药
卡米尔病好了,被雷狮照顾的,雷狮生病了,是卡米尔传染的。
卡米尔是那种乖巧的,几乎是唯命是从的属性,雷狮就不是了,完完全全放荡不羁。把卡米尔比作小兔,雷狮就应该是头暴跳如雷的狮子了吧。
“明明性格成两个极端,真不知道是怎么走到起的。”看到雷狮对卡米尔的悉心照顾简直堪比仆人,迷之感觉被抢饭碗的佣人如是说到。
当卡米尔病彻底好了时,说的第一句就是“谢谢…我该怎么感谢您呢?” 殊不知一—他堂哥趁他睡着时爬上了他的床,然后——并没有做什么事。
“感谢的话就算了,不过,以后,叫我大哥。在没外人的时候。”
雷狮靠着板凳,眼中对卡米尔的宠溺一点也不收敛。
卡米尔点点头,几天的朝夕相处,他对雷狮的好感可谓芝麻开花般。刚坐起来
想到那个贵族,父皇要他去道歉:“...大哥,虽然不情愿,但我们确实该去道歉了”
“哦? 那个鶸?”把弄着新搞到的匕首顺手把刀柄磕在议论纷纷的女仆身旁。见卡米尔点点头,他猛地站起来,嘴角微微挑起。他查到了,那个贵族不过大皇子的走狗。
也知道大皇子心术不正,二皇子就一吃喝嫖赌的废物。唯独卡米尔除了内向了点,还是挺聪明伶俐、招人喜欢的。因此,那渣爹已经内定要传位给卡米尔,那两皇子气不过,同流合污变本加厉地欺负卡米尔。
可惜了。是别人,他肯定会不管不顾。唯独卡米尔他不可能不闻不问,任由他受欺负! 所以惜就可惜在这——
三皇子的位置是他媳妇在位,更何况还连他也被挑畔二翻?!
所以,不打击报复,不闹出点事他自己都瞧不起自已。
思绪被卡米尔的动作拉回。正要跟上去,腿竟然软了。艹!还没开始较量身体就先跨了!
卡米尔没见雷狮跟来,转头发现雷狮的不对:“快!愣着干什么!量体温!”
……
应该说穷人家的孩子好养、命硬。从前天就开始的感冒到现在的高烧,折腾那么久雷狮也能保持意识清醒确实让卡米尔吃了一惊。想到三天的小感冒
雷狮大哥都那么认真细致的照顾,卡米尔更觉得要让仆人悉心照顾到不亚于雷狮的程度。
所以到吃药的时候……
“救我!”雷狮被几今人压着按住都没有张开嘴:,反倒是好几个人被打得落花流水。
“……叫心理医生。”
当卡米尔看到几个医生,不是骨折,就是脱臼时。。。
全副武装,亲自上阵!
刚进门被擒住时。。。
噫大哥你太让我失望了。。
卡米尔委屈地拉下脸,雷狮连忙放手。
“卡米尔,我……”
尴 尬 的 沉 默
“我不是故意的!”
别以为生病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嗯。”
“我、我..对不起!”
有用的话要监狱有什么用。
“没事。”
看着面前人气势越发给人压迫感,雷师明显招架不了:“我喝!”看到卡米尔重新有了笑脸,雷狮突然觉得喝一桶黄连也值得啊!
“我把药喝完了,是不是该有奖励?”

卡卡想了想一个于是大大的拥抱向雷狮袭来。
于是贵族等了一天都没有人来道歉。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最近因为学业和心情等因素总之日更很难,决定周更,一篇文章都做不到日更我也觉得不好意思,但最近真的很累啊。
还有感谢小可爱们的喜欢,看到有人催更,有小尴尬更多是感动,毕竟有人很喜欢是不是?总之尽量寒假前完结啦!